五樓高的老式公寓內,一名黑髮少女坐於電腦桌前,神情專注地讀著資料,螢幕發出的清冷光罩投射在少女精緻的臉容上。

 

苻漪晃了晃玻璃杯內的carronades,淡淡地飲了一口,這種飲料就是礦泉水與鮮檸片的調和。

 

她正在準備三日後的藝術報告,內容是關於舞蹈。

 

一提舞蹈,也許會想起起源於義大利的宮廷,繁榮於法蘭西,在俄羅斯達到鼎盛,且帶有濃厚的浪漫主義色彩的芭蕾;亦或愛琴海古文明中,身著輕紗的少女在豎琴琴音繚繞下,輕靈曼妙的舞姿……

 

但她選擇了中國為題材,一則因為她也算華夏子民,二則因這種帶著神秘東方文化的題材也許更吸引注意。

 

輸入關鍵字後,螢幕上跑出一連串的資料,當中偶爾會出現一些有趣的東西,就比如她現在看到的這個標題:蘭陵王。

 

苻漪好奇地點入閱讀:

 

北齊蘭陵王長恭,才武而面美,常著假面以對敵。嘗擊周師金墉城下,勇冠三軍,齊人壯之,爲此舞以效其指麾擊刺之容,謂之《蘭陵王入陣曲》。

 

帶著面具的將軍?」苻漪頓感新奇,「鐵面將軍?鐵甲將軍!」

 

苻漪被自己的聯想弄得哈哈大笑。因為鐵甲將軍還有另一個稱呼——推糞蟲。

 

居然有人因為面容太過美麗,怕威嚇不了敵人,所以戴上猙獰面具上戰場。

 

苻漪無奈地晃了晃頭。

 

不過那《蘭陵王入陣曲》對唐代及日本的影響倒是很好的題材。秉著一股熱血,她又繼續奮鬥至暮色降臨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三日後,便是賭約實現之日。

 

一進教室,苻漪便張頭望腦地尋蘭弗瑞斯的身影,只見一群人裡三層外三層的圍住他。

 

那少年依舊是清麗秀美的面容,體型異於西方人的纖瘦,此時白皙的掌中靜靜躺著一枚古老的戒指。

 

通體鎏銀的戒指上刻著精細的雕花圖騰,一顆斗大的綠松石鑲嵌在正中,流轉著驚心動魄的美麗。

 

旁邊有人問道:「這漂亮的東西哪來的?」

 

蘭弗瑞斯噙了一抹神秘的笑容,「這是之前在中國河北省臨漳一處挖掘到,依土質推估當年此處可能是湖泊之類,年份也有一千年以上了。」

 

一名容貌艷麗的少女湊上前去,渾身散發惑人的香氣。

 

「蘭弗瑞斯,你拿著戒指是打算向誰求婚啊?」

 

「求婚不至於,想討好人罷了。」

 

「哦,討好我嗎?」少女媚惑地向他眨了眨眼。

 

蘭弗瑞斯笑而不語。

 

苻漪在一旁惱怒地瞪著他。

 

就這麼不把她放在眼裡嗎?認為她不可能贏得賭約,竟然悠哉地在展示古董!

 

她忿忿地哼了一口氣。

 

 

不一會兒,同學們一個一個上台。

 

輪到蘭弗瑞斯時,底下的女同學們一窩峰地擠到台前,只為更近目睹這高傲華麗的少年。

 

他報告的是塔朗泰拉(Tarantella)舞曲,這是著名的義大利西西里島舞曲,曲風特殊,節奏明快、爽朗俐落、快而不急。

 

傳說西西里島有一種毒蜘蛛,人們被牠咬傷後,會全身酷寒,好像得到瘧疾一般,極為難受。後來,當地人發現只要運動流汗即可不藥而癒,因此就發明了Tarantella舞曲,用跳舞達到流汗治病的目的。

 

白菱窗透入的光線暈出少年金色的輪廓,這剎那的瑰麗,彷彿激起愛琴海面上破碎無痕的蘊波。

 

不知怎麼的,苻漪覺得由他來報告西西里島舞曲真是再適合不過了。

 

接下來,輪到她了。

 

她先簡單敘述了魏晉南北朝的時代,「這個時代胡漢融合,大量西域樂舞傳入中原,龜茲樂舞對此影響頗大……」

 

接而用遙控器點了下一張投影片,畫面出現一些北朝出土的舞俑,「看,這名老者青眼眢眢,蛾眉臨髭,高鼻垂口……樂聲是歌管愔愔,鏗鼓鏘鏘,響震鈞天,聲若鵷皇……」

 

她的聲音清亮悅耳,又如山間夕嵐細細拂落,生動活潑的敘述方式,引人好似進入那個擅歌舞的朝代。

 

「……幸運的是,唐朝時《蘭陵王入陣曲》傳入日本,日本人也如唐玄宗一般,非常喜愛蘭陵舞曲,且視為正統的雅樂,因此蘭陵舞曲才得以重回故土,保留原本模樣,甚至在蘭陵王的墓前表演……」

 

苻漪又說明了南朝的清商樂。在最後時,還即興表演了一小段舞蹈,那是她前幾天拼命看著影帶苦練的成果。

 

雖是臨場,但在蘭弗瑞斯眼中彷彿見到一幅幻象:那翩飛起舞的少女裾似飛鸞,袖如迴雪,充滿絲綢的虛幻飄逸感。

 

和他夢裡的幻象重疊在一起,隱隱的,鑽入心臟深處。

 

周圍逐漸喧鬧起來,但他仍陷在恍惚之中,一會兒,眼前出現一張苻漪的放大笑臉。

 

「喂喂,我得到全班最高分了,你得遵守諾言哦。」

 

「好。」

 

他站起身來,在苻漪期待的目光下走向妲娜。

 

不過事後的發展,卻讓她大大的失落了。

 

在蘭弗瑞斯開口前,妲娜搶先說了幾句話,之後兩人走去角落交談一會,便各自散開了,根本就沒有清脆的巴掌聲!

 

苻漪衝上前問著妲娜,「發生什麼事了?」

 

妲娜一臉抱歉,「我讓他私下道歉而已,賞耳光實在太羞辱人,對不起拂了妳的好意。」

 

苻漪失望地扁著嘴,可在瞥見蘭弗瑞斯時,她突然省悟了。

 

難怪在她無理要求後,他答應得如此爽快,看那些圍繞在身側,面露愛慕的女子,要是妲娜當眾甩巴掌,肯定會惹上麻煩,他早就篤定事情會低調解決了,這賭約對他並無損失。

 

被擺了一道啊!害她那麼賣命地準備,根本是把她當耍猴戲的。

 

雖然如此,苻漪依舊不罷休地擠到他面前,氣憤地鼓著臉,壓低聲音道:「居然耍弄心機,卑鄙小人。」

 

蘭弗瑞斯仍是一付無害的笑臉,「那不,這送妳當賠罪?」

 

在眾多女子面前,他遞出了那枚古董戒指。

 

不不不不不……不用了!」苻漪一連連後退。

 

可沒等她退到三尺外,蘭弗瑞斯便朝她拋出戒指。

 

一道完美拋物線朝她過來,她一個跳躍,成功接到那冰冷的銀製品。

 

她鬱悶了!又不是小狗,為什麼別人丟東西她會反射動作跳接呢!

 

在她想還回戒指時,蘭弗瑞斯那傢伙竟然留給她一個優雅的背影,施施然離去。

 

忽而,四周射來一道道女孩嫉恨的目光,讓她頓時萬箭穿心。

 

現在是她惹上麻煩堆了啊!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

夜晚的巴黎更是一番新面貌。

 

苻漪隻身一人漫步在畢哈肯橋上,橋下的塞納河映著萬家燈火,好似旋轉的萬花筒,光怪陸離得令人迷失,一艘白色的夜船緩緩在溫馴的水波上游離而過,最後隱入橋下。

 

隔著水波望著另一端的伊納橋,依然可以見著大量的人潮來來往往,艾菲爾鐵塔與夏祐宮正是隔著伊納橋兩兩相望,在夜晚更是展現繁華與時尚的姿態。

 

她的步伐漸漸停下來,垂首凝視著手中的銀戒,綠松石泛著詭異的冷翠色,好似誰的雙眼專注而執著地凝視她。

 

不知怎麼的,這枚戒指讓她有不詳的預感,尤其是綠松石發出的光澤……

 

古老腐朽到永恆重生。

美麗誘惑到危險致命。

 

還是得趕緊退還蘭弗瑞斯吧,況且這麼貴重的東西不能亂收。

 

下了決定後,沉悶的心情頓時輕快起來,但剛要起步時,後頭突然有人從她身邊飛奔而過,經過她身旁時不小心撞了一下。

 

還來不及管是不是碰到扒手,因為此時有更重要的事……那枚銀戒被撞飛了!目前正朝著橋邊的方向滴溜溜滾過去,還好死不死那處石砌圍欄有個鏤空設計。

 

她一路跑過去,千鈞一髮撿起來,正要鬆口氣時,後背被人莫名一推。

 

就這樣,苻漪生平第二次栽進塞納河。

 

當冰冷的河水包圍了她,只隱隱約約看見橋邊站了一個人影,憑著身姿判斷,應是一名女子。

 

她想游回水面,卻全身無法動彈,如同靈魂被抽離,再不屬於這具軀體,只能任憑自己緩緩沉落。

 

銀戒上的綠松石在此時發出魔魅的螢綠光芒,舖天蓋地罩住了她。

 

在意識全部消逝前,她腦中只有一個念頭:蘭弗瑞斯,好樣的連拿一枚你給的銀戒都會落河!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璃宮 的頭像
璃宮

迴雪流風

璃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