這是這學期修課「劇本寫作」的小作業,上課各組討論出各7個正負面情緒詞,要每組寫個故事大綱。我們小組是決定,每個人回去寫出自己的大綱,最後統合成一篇,只是我的梗都沒被用所以貼出來也沒關係~

內容架構是課堂上討論的,兄、妹、哥哥女友是主要角色,簡而言之是妹妹依戀哥哥,但哥哥交了女朋友,導致妹妹嫉妒加上控制欲,最後接受哥哥女友的好結局。所以說啦,兄妹梗不是因為我的個人愛好哦,是大家討論出來的和我沒關係XDD

原本預定的是HE,但我後來又加寫了自己喜歡的BE,中間會有分歧線區隔。 原本小組決定不設定人物名字,所以都以妹妹哥哥女友稱呼

正面詞 : 興奮、期待、疼惜、崇拜、喜歡、驚喜、傲嬌

負面詞  :糾結、 嫉妒、焦慮、彆扭、控制、恨 、  無助

本文: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妹妹從小和母親生活一起,母親忍受未婚生子的眼光和壓力,獨自養育妹妹,但五歲時,母親因為疾病,使得妹妹幼年失恃。後來有位自稱是父親的人,將妹妹接回家裡,年幼早慧的妹妹也隱約曉得自己是私生女,母親低微的身世不見容於父親的大家族。

她在父親介紹下見了新母親和新哥哥,雖然新母親擺出慈愛的微笑,妹妹仍舊感到笑容下的敵意,雖然終於有了「家」,卻沒有溫暖和歸屬,偌大的豪宅僅是華麗空殼。過年過節總會浩浩蕩蕩來一群親戚,人人都是帶著笑容面具,偶爾會寒暄她幾句,焦點都是在優秀的哥哥身上。

在這寂寞無助的家裡,僅有哥哥待她如真正家人,初始,她總是冰冷淡漠拒絕哥哥一片好意,哥哥也不惱。也知曉妹妹放不下面子,總在她有困擾時偷偷給予幫助,卻不讓妹妹發現是自己援手。

妹妹發現自己對於哥哥的溫柔和親近變得習慣依賴,但拉不下面子的她,只能更苛薄冷淡的挖苦哥哥,但哥哥還是笑得溫柔,把她當作鬧彆扭的小孩摸摸她的頭,讓硬擺著臭臉的妹妹只覺一拳頭打在棉花上,又羞又惱。

生活在優渥的大家族,妹妹雖是私生女,但每年生日多少都會收到父母親或親戚的禮物,卻都是表面討好、華而不實的禮物,到後來有些禮物妹妹連拆都不想拆。只有哥哥會觀察她最近對什麼感興趣,逛街時多看了什麼東西一眼,在生日時送了妹妹想要的東西,或是認為適合妹妹的衣裝,讓妹妹逐漸期待每年生日哥哥為她選的禮物。

優秀的哥哥除了學業五育樣樣行,還有個特別優越過人的才藝,即是鋼琴,哥哥初中高中皆是音樂班,鋼琴獎項數不完。妹妹因為私生女的身分導致性格帶著刺,但又纖細敏感,容易內心受傷,好強的妹妹當然不會將脆弱表現在外,每當妹妹內心難過又無處抒發時,哥哥總會為她彈奏鋼琴,用優雅的琴聲安慰她,讓妹妹哭得痛快。漸漸的,妹妹不再用冷漠對應哥哥,在哥哥面前開始會笑會怒會哭,喜歡賴在哥哥的琴房聽他練琴,也會撒嬌的要哥哥教她幾首曲子,哥哥得了獎項她會替他歡喜又驕傲。

很快的,妹妹上了高中,哥哥上了一所音樂系著稱的大學。進了大學的哥哥開始交女朋友,都是些氣質漂亮的女生,有時哥哥會將女朋友帶回家吃飯,女朋友為了在哥哥面前表現最得體大方的模樣,見了父母親一口叔叔阿姨叫得親熱,對著她也是跟著哥哥親熱的叫著「妹妹」,每次都帶著禮物百般討好她。妹妹表面上仍是禮貌的回應,還會和哥哥開玩笑說何時把大嫂娶回來,大家都沒認為妹妹有何異樣,只有她自己知曉內心的汙點開始擴散,有什麼東西逐漸碎裂的聲響。

長成少女的妹妹,連帶著容貌都是超脫凡俗的美麗,因為美貌,在高中向妹妹告白的男同學都可從家門口排到巷子尾,妹妹也交起了男朋友,只是從未帶回家裡過,只有幾次在外頭給哥哥過目,哥哥看對方敦厚得體也就放心,但哥哥不曉得的是,妹妹同時和許多男生交往,最高紀錄是同時和五位交往,往往一批換了又一批,不限於學校乖巧的男孩子,有些甚至是黑社會背景的青年,也因為和黑社會有掛勾,妹妹有了異於普通高中女生所有的權勢力量。

哥哥的女朋友開始遇到莫名的危險,不時有黑社會混混騷擾,最終都落得重傷住院,被威脅受迫的女友只能和哥哥分手,之後的幾位女友也都一一遇險,邪門的事情使得謠言傳開,都說和哥哥交往的人會被詛咒般遇害,優秀的哥哥依然迷人,吸引著眾多女生,但無人敢再和哥哥交往。

隨著時日過去,也不見哥哥有任何女友,妹妹懸著的心放下來,睡眠狀況也好了許多,在哥哥和人交往的那時,妹妹成天都處在焦慮不安,嫉妒心幾乎要逼瘋了她,睡前總要吃下安眠藥才能熟睡,然並非根治之道,藥是越吃越重,整個人瘦了一大圈,哥哥會關懷會心疼的問她有何煩心,她也只用學業壓力來推託。為了將哥哥女友除掉的過程,的確是她暗中用男友黑社會的力量來排除,她知道這是在引火上身,牽涉到黑社會她不可能完好的遠離,可是能獨佔哥哥全部的心,讓妹妹覺得一切都值得。

可是意外總是讓人措手不及,妹妹以為剷除所有後患,但當哥哥突然說有了要婚嫁的對象時,妹妹內心的陰暗又瘋狂滋生,看著哥哥的未婚妻,端麗動人,更是主修鋼琴的音樂才女,和哥哥果真是音樂界的絕佳般配。

妹妹忍住想歇斯底里咆哮的衝動,微笑地打趣「這會兒真的該稱大嫂了呢,哥哥是何時找到這麼美麗的大嫂,疼愛得都金屋藏嬌,連我這妹妹都見不著芳容呢」,哥哥有些不好意思的回答,說是怕先前那些女友的意外再度發生,這次是隱密低調的交往,說是唯有這次的戀人他不能失去,當真是情深意重,捧在手裏怕摔了含在嘴裏怕化了。

婚禮就定在兩星期後,哥哥對未婚妻是寸步不離地護著,深怕有人危害,最後乾脆在外租了屋子以便時刻保護。妹妹悲哀的想著,這次哥哥連家裏面的人都不信任了,那個未婚妻對哥哥果真無比重要,以往哥哥交女友,對待她還是比那些女友更優先的,現在她連哥哥的面都很少見。

就在有次,妹妹獨自約了哥哥的未婚妻見面,不若以往的私底除掉,這次她開門見山的坦白以往的惡行,明白的威脅未婚妻,用未婚妻父母的安危威脅她,要未婚妻自己離開哥哥,未婚妻很驚訝,但沒有害怕,表明自己看得出妹妹對哥哥的情感,所以早有防備的先行錄音,又說自己不是要威脅妹妹,只是保護自己的手段,也希望和妹妹能和平相處。不一會兒哥哥追了過來,馬上將未婚妻護在身後,這才發現對面站著是妹妹,抱歉的看著妹妹,妹妹露了個沒有溫度的笑容,轉身就走掉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BE 分歧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婚禮如火如荼開始準備,妹妹意外沒有過多干擾,然而不再回到那個華麗空殼的家裡,沒有哥哥所在的家,便不是家了,妹妹臨走前,不帶一絲留戀踏出家門,只是嘴角微微的上揚。

眾人都將焦點放在哥哥的婚禮,無人注意到妹妹的消失。

僅有哥哥帶著對於妹妹能祝福婚禮的希冀,回到家中尋找妹妹時,才愕然發現妹妹的離家出走,一向溫柔帶笑的哥哥,難得的大發雷霆,質問家中那一眾僕人「好端端一個人不見了,你們這麼多雙眼睛竟然無人注意到嗎!你們平常到底都怎麼照顧她的!」哥哥吼完又惱怒的掃落一側花瓶,雖沒有對父母說什麼,但掃去的眼神中是冷冷的譴責。

到學校尋找,也得到妹妹已經多日翹課的訊息,手機亦是撥打不通,明明是即將結婚的準新郎,哥哥的臉上看不見喜悅,只有濃濃的憔悴,他坐在租屋的沙發上,沒有點燈,就這麼坐在黑暗中,頭埋在雙手裡。未婚妻體貼的在一側安慰他,尋問是否延後婚禮,哥哥搖了搖頭,說道「也許婚禮的消息會讓她出現吧……都怪我忽略了她的感受」

婚禮當天,哥哥穿戴好新郎服,整個人英挺又俊雅,但臉上笑容仍是很淡很淡,在等待出場的期間,哥哥接到了一通電話,來自妹妹的電話,當下跑出婚禮會場。

在一處偏僻的小樓,哥哥心急跑上樓梯,來到妹妹說的房間,果然見到失蹤許久的妹妹,看起來是瘦了很多,但仍然安好的模樣,哥哥放心的呼了口氣,上前要帶回妹妹。

妹妹搖頭拒絕,突然拿起手銬迅速將哥哥銬在椅子上,哥哥震驚的看著妹妹,用力扯了扯手上的手銬。

「這樣哥哥就沒辦法離開我了,也沒辦法和那個人結婚了。」妹妹病態笑了起來。

「為什麼要這麼做?」哥哥放棄了掙扎,只是悲傷的看著妹妹。

「哥哥你以前那些女朋友為何會遇難,你知道嗎?是我做的啊!是我讓人威脅她們,讓她們不要再靠近你!我嫉妒她們可以名正言順和你在一起。」妹妹大笑著,狂妄但悲傷,「我只有你了啊,不在哥哥身邊的日子我一天都睡不好、吃不好,你可知道我為了你做了多少事嗎?已經無法從火坑脫離了,為何你還要瞞著我和那個人結婚呢?她有什麼好!沒有人比我更了解你了啊!」妹妹上前抱住了哥哥,像小時後那樣依戀的蹭著哥哥的胸膛。

哥哥雖然震驚,但還是溫柔摸了摸妹妹的頭髮,「我們是兄妹,妳只是分不清親情和愛情了而已。」

「呵呵呵……」妹妹發出乾枯的笑聲,抬起頭扶住哥哥的臉龐,「你看著我啊,不覺得自欺欺人嗎?哥哥你沒發現你那些女朋友,都是和我一樣氣質的嗎?長即腰的頭髮,清麗冷漠型的。你是自欺欺人啊哈哈哈!」

「那是……」哥哥一時語塞,窘迫的轉過頭,有些艱澀的說道:「或許曾經是那樣吧……但現在的她,我是真心喜歡上的,是真心想要共度一生的。」哥哥復又轉回頭堅定的看著妹妹,「妳是我的親生妹妹,我們血脈相連,是不可能的。」

「哈哈……真是殘酷啊,溫柔而殘酷……」妹妹的淚水流了下來,但仍是笑著,瘋狂的笑著,那句話像是利刃來回切著她的心臟,血肉模糊。

「回去吧……我還是希望妳能參加我的婚禮,我先前太過忽略妳,是我的錯,妳的大嫂是個很溫柔的人,妳應該會喜歡她。」

「會嗎?會嗎?」妹妹迷惑的重複問著,看著哥哥的溫和的笑容,也跟著微笑,像是要被說動那般,但轉眼間妹妹又抱住了哥哥,甜美的說著,「或許會吧,但就算她再好,我也不會把哥哥交給她的,不會交給任何人……」

哥哥只覺的心頭一涼,有溫熱的液體從胸口滲出來,不可置信的看著懷裡的妹妹。

妹妹手裡握著一把小刀,依然是甜美的笑容,眼淚卻汩汩的流出,淌了滿臉的淚,花瓣似的嘴裡一張一合的說著:

這樣就不會有任何人搶走哥哥了

哥哥就永遠屬於我的

我的

我的……

 

刑事法庭裡,妹妹坐在被告席上,神情冷靜淡然。

旁聽席上,哥哥的未婚妻一臉憔悴,心如死灰的盯著妹妹的背影,說不清是怨恨還是悲傷。因妹妹已滿十八歲,父母恥辱這丟人顏面的女兒,能不來就不來了,反而旁聽席上滿滿都是看好戲的親戚,私生女謀殺親兄,這可是茶餘飯後說嘴的好話題,八卦又狗血。

妹妹冷眼看著審判長和觀審團不時中間休庭,慎重討論著究竟是故意犯還是過失犯,畢竟是殺人罪,被告也才剛成年的高三生,或多或少情勢總導向她,為了她所謂的人權正焦頭爛耳呢,而她的辯護律師一直盡責的想把案情導向過失致死。

在輪到被告陳述時,妹妹微微笑得諷刺:「法官大人,我認罪啊,我的的確確是故意違犯啊,我哥哥的手機還有我引他出來的簡訊,現場的手銬,怎麼看犯罪計畫都很明確了吧,那一刀穩穩紮在心臟……我就是要他死去啊……」

這下子審判長和觀審員都沉默了,似乎也達成默契,一旁的辯護律師輕輕搖了搖頭,看來也放棄為妹妹辯護了。

最後裁定了妹妹的判決,「宣判,被告唐楚嬛普通殺人既遂罪,判處有期徒刑十年六個月……」一錘定音。

在法警將妹妹銬上手銬帶走時,妹妹突然回頭對著旁聽席的未婚妻露出勝利的笑容,短短一瞬幾乎以為是錯覺,未婚妻如被潑了桶冷水,搖搖欲墜,真的是故意的啊,全然沒有愧疚,只是為了從自己手裡搶走亦熙,唐楚嬛已經達到目的了,永遠的得到她的哥哥。

 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接續原預定 HE 

婚禮的準備如火如荼開始進行,妹妹意外的沒有過多干擾,也沒有傷害未婚妻,她只是心死成灰,看到哥哥對她防備警戒的態度,連哥哥都懷疑她會傷害未婚妻,再也不是哥哥心中特別的存在。如果哥哥聽到那段錄音,她不敢想像哥哥對她露出討厭的眼神,或是直接斷絕關係,但比起這些,她更怕的是自己會對哥哥做出什麼傷害的舉動,她不想傷害哥哥,便只能把痛苦往心裡堆,傷害自己了。因此她決定離開家裏,只要看不到哥哥和未婚妻相愛的模樣,她就能騙自己哥哥不會結婚,不會有比自己更被哥哥疼愛的人。

妹妹決絕的從家裏離開,離開這住了十多年的家,但沒有哥哥在的家裡,對她而言毫無留戀。若不是妹妹連學校都不去,學校發了通知給家裏,那個空洞華麗的家裡還真無人曉得妹妹失蹤,第一個焦急趕回家裡的還是哥哥,所有人裡僅有哥哥最為心急如焚的四處尋找,連同婚禮準備都拋在腦後,未婚妻也體貼的同意延後婚禮,一同幫忙尋找妹妹。

再動用警方的力量,加上同學的線索,透露妹妹曾交往過黑社會的某幹部,才在一處廢棄大樓找到妹妹,當時妹妹渾身是傷,殘破不堪,被黑社會用毒品控制,因此染上毒癮,讓妹妹做些不法勾當,又脫離不了黑社會。

將妹妹找回來後,染上毒癮的妹妹自然成了大家族的恥辱,憤怒的父親不讓妹妹踏進家裡,揚言要斷絕父女關係,哥哥只得將妹妹帶回自己和未婚妻的家,兩人都細心照顧妹妹,但妹妹常常毒癮發作,歇斯底里的大吵大鬧,又會拿刀自殘,往往費盡一番心力才阻止妹妹傷害自己,而妹妹累了又會哭求著哥哥給她毒品,有時趁兩人不注意,還會跑到街上到處求人給她毒品,尋死覓活,曾經貌美的容顏變得枯槁不堪。

哥哥因為成為知名音樂家,常有音樂會要演出,雖然為了妹妹,已經推託掉很多演出,但檔期還是甚忙碌,因此哥哥的妻子便攬下照顧妹妹的重擔,每次妹妹把自己弄髒弄亂後,都不厭其煩的悉心打理妹妹的整潔,梳開糾結的長髮,變著花樣梳著美麗的髮型。妹妹毒癮發作時,哥哥的妻子總會拉著妹妹到鋼琴前,溫柔的說「聽妳哥哥說,妳曾想學鋼琴,但總礙於父母而不願學,現在我來教妳」,接著便耐心拉著快被毒癮逼瘋的妹妹一個音一個音的彈,雖然曲不成調,但妹妹也能漸漸壓抑毒癮,努力將注意放在每個指尖。

數個月後,妹妹終於戒掉毒癮,哥哥和其妻子臉上有了如釋重負的笑容,妹妹雖然臉色還是蒼白,身子還是瘦弱,但眼神逐漸恢復曾經的神采。她看著哥哥和大嫂這些日子來對她的不離不棄,她知道她毒癮發作時有多瘋狂可怕,讓他們兩人憔悴疲累,過不上普通人應有的平靜生活,卻不曾在哥哥和大嫂的眼底看到絲毫厭惡和不耐。她明白哥哥還是很疼愛她,只是心裡有了更重要的人,雖然她還是會感到苦澀心痛,但也只能把這份情感藏在心底深處,因為看到大嫂這些日子來的付出,讓她明瞭哥哥這次選的人是最好的,是值得哥哥相守一生的人。

妹妹終於向哥哥和大嫂獻上最誠摯的祝福,也決定再回到學校完成她的學業,過好自己的人生,不再讓哥哥操心掛懷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璃宮 的頭像
璃宮

迴雪流風

璃宮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
  • 悄悄話